帝汶岛东端之旅
2011/05/24

  最近有机会去东帝汶最东边的Lospalos地区游览了一次,为了让大家对我们的旅行有一个直观的印象,我从网上下载了一份东帝汶的地图,大家可以大致了解一下我们的路线。地图里那个长条形的岛就是帝汶岛,其中左边那块浅棕色的地方是印尼的西帝汶,而东边这块白色的部分就是从印尼独立出来的东帝汶,东帝汶人更喜欢把自己的国家称为Timor-Leste(Leste是葡语里“东”的意思),而不是East Timor。我们那天的行程是从首都帝力(Dili,图里标星号的地方)出发,沿途经过Manatuto,Baucau,到达Lospalos和Tutuala游览(这2个地方在地图里没有显示,但是Tutuala就是和Jaco Island隔海相望的地方,而Lospalos距此地有10多公里),最后隔海眺望一下这个国家最东边的地方Jaco Island。整个行程200多公里,在国内如果是高速路或稍好点的省级公路,也就是2、3个小时的车程,但我们单程就走了6个多小时,早上5:30出发,晚上近10点才回到帝力。去以前参加一个朋友的聚会,我告诉她我计划去Lospalos进行一天的游览,她当时就很质疑,说很难一天往返,一般都是在Jaco Island住一晚上,第二天再回来。她一直提醒我抹防蚊药,我当时没当回事,因为有人说海边有风,所以蚊子少。她听了这套理论后,当时就和朋友说 ”She is really new here. Mosquitoes are everywhere.”旅行回来之后,我才知道她为什么听到我要一天往返的时候那么吃惊。

  在这个国家旅行,你一定要有一辆好的四驱吉普车。因为出了帝力市,道路状况相当差。道路并非全是柏油路,有时就是石子路或者土路,因为缺乏最基本的维护,所以开车不仅是对司机的考验,也是对车辆的考验。我们旅行的大部分路段都是崎岖狭窄的山路,没有路灯,靠悬崖一边也没有遮挡的护栏。道路中间不时出现村民自己挖的排水沟(用来排泄雨水)、坑洞、散步的动物(猪、狗、羊等)、呼啸的摩托车以及要求搭车的孩子,所以我想你们现在能明白为什么200多公里的路程居然走了6个小时。我曾经在网上看到过一段描述东帝汶道路状况的文字,比较贴切,摘录下来与大家共享。(其中关于帝力道路状况的描述适用于帝力以外的城市,只有更糟。)

  “Roads are often poorly maintained, and four-wheel drive may be required in some areas. Non-existent lighting and poor road conditions make driving at night hazardous. Driving in Dili is especially hazardous, with large trucks and military vehicles sharing the streets with vendors, pedestrians, and livestock. Many cars and, especially, motorcycles operate at night without lights.”

  (由于道路缺乏必要维护保养,在一些地方最好开四轮驱动车辆。没有路灯,路况糟糕,让夜间驾驶变得非常危险。在帝力开车尤其危险,大卡车、军车和小贩、行人、牲畜在马路上互相挤来挤去。许多轿车,特别是摩托车,夜间行驶不开灯。)

  下面几张照片都是在路上行进的车上拍的,大家可以感受一下道路状况。

较好的道路。傍晚时分,刚下过雨。

不太好的道路。大家可能注意到有点泛白,据说这是珊瑚石铺设的。

这路就不用说了,看着就知道不行。但这不是最差的。
在最糟糕的路上行驶时,因为比较担心兼之颠簸得太厉害,所以没有拍下来。

 

行进在我们前面的货车,载满了当地的孩子。山里好多家庭都没有车,孩子们都
是走路去上学。在路上看见过往的车辆,他们都会伸手要求搭车。对他们而言,能
搭一段也是好的。我不太清楚这辆车上的孩子是搭车还是集体出游,看见我给他们
拍照,都很兴奋,朝我挥手、喊叫,那是一种很单纯的快乐。其实这样的车是很危险的,在平路上
都开得摇摇晃晃的,在山路上就可想而知了。跟在它的后面让我们胆颤心惊,所以后来还是超过去了。

  那天的旅行是从早上5:30开始的,我们先乘车到朋友住的山上,再一起出发。来接我们上山的是个在当地土生土长的华侨。他的家族因为和当地人通婚,所以就长相而言,他已经很接近土人了(这儿把当地人称为土人),只有他说话的时候,你才知道他有华人的血统。那天起得很早,特别地困倦,本来想在车上补一觉的。但开出去没多久就上山了,看见糟糕的路况,也就没敢睡,提醒司机不要太赶,安全第一。他很聪明,察觉到了我们的担忧,说“我开了40年车了,没关系的。”事实证明确实如此,平时这段路程他30分钟就开到了,而那天我们走了40来分钟,也许是不想吓着我们吧。因为没有睡觉,我第一次在这儿看见了日出。在陡峭的山路上,一边是没有护栏的悬崖,在担心的间隙,看见深蓝的天空中晨曦微露,渐渐地染红了周遭的天幕,而太阳也一点点地出现在视线当中。那是一种糅合了担心与兴奋的感觉,对于久居城市的人而言是一种不可言喻的快乐。

  坐上朋友的车后,我们才开始了艰苦的旅程。之所以艰苦,是因为我在去的路上下车吐了四次。也许因为没有休息好,更可能因为山路过于颠簸,我就是那么不争气地一路叫停,让本来就漫长的旅程行进得更为缓慢。还好沿途一直有优美的风景,所以在呕吐之余也可顺带停下来欣赏一下。

必停之处。一是因为刚好在路途中间,二是这块天然形成的石头太像一只乌龟了,大家都会停下来拍照。

椰树林。大家仔细看一下树上那些黑色的小坑,那是当地人为了方便
爬上去摘椰子故意砍出来搁脚的地方。据说他们一两分钟就可以爬到树梢。

路上经过的草原。很多人没想到这个国家还有这样的草原。
它靠海,有山,还有草原。看看空中的云,要下雨了。

快到Lospalos的路上经过的湖,这是一片天然的湿地。据说湖边有仙鹤,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们没有在那里停留,只是开车沿湖兜了一下。当地的家畜
都是放养的,所以大家可以看见在湖边吃草的牛。下雨了,所以照片有点雾蒙蒙的。

  在旅行的路上,如果你看见大片的农田,就知道Manatuto(马纳图图)到了。这个地方比较平,是少数可以进行农作物种植的地方。中国有农业组在此地帮助土人种植作物,其中有隆平高科指导栽种的水稻。当地土地很肥沃,因为是热带气候,一年可以种至少两季作物。

  第二个经过的城市是Baucau(包考)。这是东帝汶的第二大城市,原来飞机场就在这个城市,现在搬到了首都帝力,但这儿仍然有停降军用飞机的机场。最有意思的是,到包考不久,他们就告诉我市中心到了,我愣了半天不知所云。后来知道有农贸集市的地方就是市中心,我才恍然大悟。

感受一下第二大城市的市中心。

当地买菜也讲价。帝力以外的地方蔬菜和水果便宜一些。
一般都论堆卖,小的一堆50美分,大的一堆1美元。蔬菜按把卖,
1个美元好几把。而豆子之类的杂粮都是用量杯卖,1个美元3杯或5杯。

  从包考出来开了2个多小时,我们到达了旅行的第一个目的地Lospalos(罗斯帕罗斯)。这是一个比较偏僻的村落,因为距离帝力较远,道路状况也不太好,所以在殖民时代也没有受到太多影响,因此保留了东帝汶比较原始的东西。其实很多人到这儿来都是为了观赏东帝汶传统的民居。

据说这两座房子是村子里举行会议的地方,必须要爬梯子才能上到上面的
房间。有人说下面的槽是养鳄鱼的地方,但未经过证实。左侧房子背后隐约可见的那
棵黄绿色的树据说是许愿树。大家仔细看一下,这两座房子是否像两个人,左边是男
人,右边是女人。屋顶悬挂的是贝壳做成的璎珞,因为风吹日晒的缘故,日渐稀疏。东
帝汶很多建筑仍然保留了这种传统的屋顶结构,当然不是同样的材质,而是水泥砌造。
(据说这种屋顶也不是茅草做的,而是椰树叶什么的,反正是就地取材。)  

  我们在村里悬崖边临海的小亭子里吃午饭的时候,售卖海产品的村民就一直等候在旁。据说一见有车来,他们就知道有人要来买东西,所以就会自动聚集过来。让我觉得惊讶的是,我们吃饭的时候他们在不远处静静地等待,低声地和自己人聊天,一直等到我们吃完饭后主动过去询问才开始兜售货物。跟他们做生意很有意思,一定不要以为合起来算会便宜,因为他们不会因为你一次性购买多件商品而打折,所以诀窍是一件件讲价,一件件付钱。

这是我和村里跟着父母一起卖海产品的孩子的合影。
那个高个子的大男孩长得很帅气,应该有葡萄牙人的血统。因为紫外线很强,当地人皮肤黝黑。

从悬崖上俯拍的我们最后的目的地Tutuala(图图阿鲁)海边。
这是海水真实的颜色,没有一丝的掺假。随行的一个朋友说这就是东帝汶的天涯海角。 

  从渔村出来,在石子铺设的道路上从山上开到山下,我们终于到达了此行的终点Tutuala(图图阿鲁)。这个地方有在东帝汶少见的白色沙滩,喜欢潜水的朋友会带上器具,不辞劳苦到这儿来潜水,欣赏海底的珊瑚。曾经有个在帝力工作的中国公司的人通过搭车的方式来此地旅行过,那真是一种壮举,因为把自己交付给未知的一切,不仅需要勇气,还要有那么一点运气。

对面那个被树木覆盖的小岛就是东帝汶最东边的地方Jaco Island
如果你要去那个小岛游览,必须要在岛上住宿。看见这条小船了吗,
这就是摆渡的工具,每次也就只能坐4人左右,当然也曾经有人自己游过去。

看见天空的颜色和天上的云了吗?不下雨的时候每天都是这样的。

  回去的时候已是傍晚。车子行进在漆黑的山路上,沿途经过的民居都黑乎乎的,屋里的人或是在屋外乘凉,或是成群结队地走在路上,不知道是否有什么集会。因为电视节目比较贫乏,网络也不太好,当地人和外面的世界比较脱节。对于习惯了现代化生活的我们而言,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一个月可能会抑郁。但我想他们未必是不快乐的。那是一种原始且单纯的快乐,无欲无求,就如同前面那幅满载孩子的卡车的照片所显现的那样,因为一点小小的意外而惊喜,而雀跃。

  在漆黑的山路上行进了5个多小时以后,我们在晚上10点左右回到了帝力。帝力又停电了,可是因为有发电机的缘故,路上还是有不少房子亮着灯。看着一路闪烁的灯火,我不禁发出了和老馆员一样的感叹:“转了一圈回来发现,帝力原来是个大城市啊。”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