渚清沙白鸟飞还
——游阿陶罗岛记
2012/09/05

  孔子曰,仁者乐山,智者乐水。如果找一个山水皆佳的乐处,阿陶罗岛是一个理想的所在。

  轻雾遥望不见,晴朗日日浮现。阿陶罗岛在帝力海岸外25公里处,是一座自然生态的热带原始岛屿。使馆门外的海面上,阿陶罗仿佛是一副绮丽的壁画,随着天气不同而变幻。大海波涛蔚蓝,远处的阿陶罗岛经常笼罩着一层云,像一顶乌青的帽子戴在岛上突兀的峰顶,那是来自班达海的被拦截的云气。但晴朗的时候,阿陶罗又时时现出真容,太阳光照下的岛屿金碧辉煌,仿若近如咫尺的山岗上闪耀着金黄的色彩,绚烂得有几分诗意。

  常常望见,怎能不心生向往?似久而神往的朋友,不探望一次,便不能饶恕自己的懒惰。8月25日周六一早,我和我夫人随同使馆的八位馆员及家属一起,乘船去阿陶罗岛散心。

  我们乘坐的由德国政府捐助的“柏林号”轮,在晨曦中自帝力港起航。开始还坐在人头攒动的船舱里,随后我们便来到舱顶的甲板上看海景。轮船在大海上驶动,犁开一道道蓝白色的浪花,也时常能惊扰起飞鱼,高高地、此起彼伏地跃起,十分有趣。船体很宽大,但还是能感受到一些海浪托起的颠伏波滚,让人体会到大海的力量。

  来东帝汶常驻前特别向往大海,因为家乡在内陆。来馆后天天看海,日复一日地潮涨潮落,又不免开始厌倦。但真正地感受大海的精神和乐趣,还是必须要到海上。

  我们所航行的大海,是内班达海的一部分,这短短的25公里的海域,深度竟然达到3500米,形成一道狭窄而幽深的水道,可见这个区域板块的支离破碎。这片海域因为有阿陶罗岛和更北部的印尼韦塔岛的庇佑,所以十分平静,甚至不用惧怕海啸的威胁。但由于处信风带,规律的海风扰动的波澜仍让人不得不敬畏无比。墨绿色的海水,让人的思绪不禁被下面不可见底的幽深牵住,想象下面这个世界的故事。

  经过两个小时的航行,船停靠在简易的阿陶罗岛的东岸码头。放眼望去,是一片圆弧形的海湾,海滩上的白沙和岸上成荫的椰树林,以及点点草顶小屋,构成了典型的热带岛岸风光。码头区域很热闹,有一排排草棚下售卖各色的椰子、香蕉,木炭烤鱼散发着阵阵轻烟和木香。放眼是皮肤黝黑、身材瘦小的当地男人,以及穿着花布衣衫、顶着重物慢慢行走的女人。但更多的是破败和萧瑟,以及大片大片的原始自然风景,这是一个被现代文明所遗忘的世界。

  在政治经济方面,阿陶罗岛几乎没有可写的。这里曾是流放囚犯的苦穷之地,现在仍淡水、蔬菜、粮食短缺,交通、电力设施落后,阿陶罗是东帝汶这个世界最不发达国家里的最落后的地方之一。文明定义于改造自然的水平,而被改造了的大自然常常又失去原来的样子,所以幸好,阿陶罗还保留了那一分难寻的本真。

  这里的山像一面墙,堵着小片低平的海岸谷底无路可去。山顶是点点的桉树,没有高耸入云的伟岸或者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奇骏,只有无人问津的荒凉和寂寞。这里的海却是另一番样子:碧蓝得像幅醉人的画,平静似不愿打破的梦。海滩沙子很白很细,一些游人在海滩散步,当地的孩子在海里戏耍,显得很有生机。近滩的岩礁叠嶂是珊瑚石,阳光可直射入浅浅的水下沙面,沙面上处处水草随波流连,甚而有小鱼被惊扰而无目的地游离;碧蓝的天空里白云被风吹成道道流线,并不时有海鸟掠过,让人立刻想起杜甫的“渚清沙白鸟飞回”的诗句,如此贴切。

  我们在海滩边上享受了椰子加烤鱼的午餐,三条鱼加一只大龙虾总共才花去五美元。买了几个椰子,一张带顶棚的野餐桌便归我们所有,吃得很过瘾。看着无可形容之美的小海景,吹着小海风,已经是一个很值得记述的周末午后了。更别说随后在海滩上踢球、蹚着下海抓海星、坐上涂成斑斓色彩的独木舟,几个小时在海边游玩已十分尽兴。

  偶遇两位在岛上执勤的中国维和警察,盛情难却之下坐上他们的大马力越野车沿着海岸线观光,见识了景致别样的阿陶罗。

  路很野,水泥的路基、无护栏,道路只有双车道的宽度,边上便是几十米高的海崖,上上下下行驶间让人有过山车般的紧张刺激。车行越来越远,真正的山景在眼前依次展开。时而宽广的山谷,翠林点缀满山,构成空谷幽林的中国诗意;时而山脊横生,似挺起的脊梁,阳光下仿佛泛着汗水的折射;时而丛生的温顺的黄草坡,被海风吹起一阵阵的涟漪,若置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右侧是那不变的波澜海景,左岸对应着一帧帧不断新颖呈现的绘山图画。古人云,“临清风,对朗月,登山泛水,意酣歌”,这样的风景让长时间在馆内和帝力市内工作的我们感到十分舒逸,从心底散发出放松和自由的情绪。

  乘兴而行,兴尽而返。返回的路上我们都开始有些疲倦,在船舱里听音乐、休息。惊喜的是,船舱里竟然在放映中国电影《叶问》。东帝汶人有尚武传统,中国武术对他们有莫大的吸引力。《叶问》大笔墨书写武德,当地人似乎对此很有感受。电影里有恶人欺压弱小,而叶问教授他们武术,让他们用咏春拳反抗的情节,当地人看得会心微笑并不约而同地鼓掌,这让我感触不已。东帝汶民族多灾多难,曾经历漫长的殖民史和被外族屠杀欺凌的悲惨回忆。渴望强大和反抗是他们心底的愿望,中国功夫对他们来说是一个传奇,可以实现永远不被欺负的善良愿望。而我的愿望是什么呢?真心的祝愿这个民族能兴盛起来,过上安定富足的生活。那时候的阿陶罗岛,该真正成为一个世外桃源了吧。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