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难忘的警权交接仪式
2010/05/13
    4月12日,傅元聪大使应东帝汶国民警察总司令和联合国东帝汶综合特派团(简称“联东团”)邀请出席在埃纳罗区举行的警权交接仪式。我有幸作为陪同首次参加类似活动,其间发生的一幕幕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

  2006年东发生建国以来最严重危机后,联合国痛定思痛,意识到仓促撤离将使东局势陷入混乱,多年心血付之东流,遂决定重返东,由联合国维和警察负责东境内13个区的治安。3年多来,东局势日渐稳定。虽2008年发生奥尔塔总统和夏纳纳总理遇袭的恶性事件,但在维和警察和国际安全部队以及当地警察的共同努力下,东治安状况不断改善。维和警察还加大了对东警察培训力度。与此同时,东民众出于民族自尊心,对众多外国军警在街头巡逻普遍感到不满。在此背景下,从去年开始,维和警察根据当地实际情况,开始逐个地区向东国民警察移交警权。但为避免06年悲剧重演,维和警察在交出警权后仍保留一部分警力,协助东警察维护当地治安。为提高国际影响力,展示维和警察卓有成效的工作,提振当地民众对本国警察能力的信心,联东团和东国民警察总司令每次均邀请东政府高官和所有驻东使节出席警权交接仪式。

  埃纳罗是维和警察向东警察移交警权的第五个区。埃纳罗位于东国土的西南部,在帝力以南80公里,属内陆地区,境内多山,林木茂盛,此时正值雨季,到处郁郁葱葱,生机盎然。这里出产优质咖啡和檀香木。印尼占领期间,该地区曾是亲印尼民兵组织的大本营。然而在东独立公投前后,这些民兵组织大肆破坏,损毁了95%的房屋。

运输机舱内

  12日上午,我和大使驱车来到帝力机场,与联东团、东方官员和其他使节一道搭乘联东团的直升飞机前往埃纳罗。这是我生平第一次乘坐直升机,心里既激动又有些好奇。让我想象不到的是,居然能在同一天里乘坐两种不同类型的直升机,真让我过了把瘾。

  我们去程坐的是白色的俄式运输机。大使告诉我,联东团为了节省经费,常年租用俄罗斯的二手运输机用于平时载人赴外地视察或投放物资。俄方还提供包括驾驶员和机械师等。一旦将来联东团结束任务从东撤走,这些飞机连人也都一并离开,既省钱又省事,一举两得。这种运输机机身较宽,靠近两边窗户各有一排没有扶手的座位,每排可坐10人左右。大家坐下后,机长出来用带着浓重俄语口音的英语向大家致意,并再三嘱咐大家要系好安全带,关闭手机,等等。过了一会儿,旋翼开始快速旋转,发出震耳欲聋的噪声。大家赶紧戴上配发的大耳罩。由于噪音太大,互相说话都听不见,大家只能互相微笑致意。

  飞机在原地足足预热了半个小时左右,这才缓缓地离开地面。由于上升速度很慢,我们可以透过舷窗清楚地看到地面上的建筑由大变小。整个行程由北向南,一路上看到的都是茂密的森林和巍巍的群山。间或几条蜿蜒曲折的河流,却只有裸露的河床。

联东团警车 小“潘多拉”

  半个多小时后,飞机开始下降,我们看到先期抵达的维和警察和当地警察早已在降落地点等候。那是一片半人多高的草丛,四周荒无人烟,只有维和警察标着醒目UN字样的越野车列成一队,几个荷枪实弹的蓝盔战士在草丛角落里警惕地注视着周围的动静。此情此景让我联想起不久前观看的美国大片《阿凡达》。我不禁惊叹,影片中靠想象打造出来的遥远星球“潘多拉”居然就呈现在我的眼前。

  车队拉着我们走过了很长一段靠车辙辟出来的小路,才来到交接仪式的举办地点:警局边上的一个足球场。场地四周是茂密的树林,椰树、竹子和很多叫不出名的树种交织在一起,层层叠叠,煞是好看。身穿整齐制服、手持各式现代化武器的东国民警察已列队完毕,等待接受检阅。仪式俨然已成了当地最盛大的节日,民众们都穿上了五颜六色的传统服装,围站在场地四周,准备亲眼目睹交接仪式。

古朴的迎宾舞 使节们观看迎宾舞

  在给远道而来的贵宾们献完象征着吉祥和祝福的“泰斯”(一种东传统织品,色彩鲜艳、图案别致)后,一群身穿传统服饰的老大爷们在部落长老的带领下跳起了迎宾舞。他们个个赤裸上身,光着脚,脖子上挂着几面铜制圆形饰品,头顶羽毛,手持锋利的砍刀,随着腰鼓声的节奏翩翩起舞。那位长老虽然已届高龄,但双目炯炯有神,似乎有无尚的威严。他边跳边口中念念有词,虽然一点儿也听不懂,但还是能感觉出是在欢迎客人,同时也在祈求上苍对这片土地的护佑。

  欣赏完古朴的迎宾舞,来宾们在临时搭起的主席台上依次坐好,仪式就开始了。仪式分为五部分:先是唱东帝汶国歌,为死难者默哀一分钟,接着是联东团官员和东方官员讲话,然后是交接证书签字仪式,之后是东国民警察接受检阅,最后是文体表演。

在同一屋檐下 着装整齐的表演方队

  仪式开始的时候,还是阳光普照,仪式进行到最后一项时,天空开始下起雨来。刚开始淅淅沥沥,不一会越下越大。民众们纷纷撑起雨伞,有的则涌到出席台的棚子下避雨。就在大家都在猜测文体表演是否照常进行时,从场地的一端响起了整齐的鼓乐声。大家寻声望去,只见一群身穿红白相间套装的青年男女军乐手排着队向场地中央缓缓走来。他们对这突如其来的大雨并不惊慌,而是按照原来设计的动作认真地表演,哪怕身上的服装已被淋湿了也不为所动。台上的观众不时对他们报以热烈的掌声。

  之后进行的是反映当地习武风俗的表演。一群身穿黑色练功服的当地青年轮番上来表演包括拳术、腾空翻和格斗在内的技巧。接下来他们表演了两场令人匪夷所思的“功夫”。首先是一个勇士脱去上衣,躺在两个趴在地上的同伴背上,任由另一个同伴用锋利无比的砍刀用力地在他的小腹上剁木瓜,直到把木瓜剁成碎块。他站起来后,向大家展示其并无受伤,只是表皮有点儿血丝。就在大家被刚才的表演所震撼的当儿,另一些人又表演了一场吃玻璃的“绝活”。只见一个人将一根日光灯管朝自己额头上撞去,灯管瞬间裂成好多碎片散落在地上。这时候一群青年蜂拥而上,捡起碎片就往嘴巴里塞,津津有味地嚼起来,仿佛在品尝美味一般。随后他们分着喝下事先调好的一种红色的饮料,以助消化。整个过程把台上的各国使节们看得目瞪口呆,难以理解其用意何在。其实,当年义和团也曾采用类似的“刀枪不入”的伎俩来提振士兵的勇气,却依然无法抵挡侵略者的子弹。

东帝汶警察列队之一 东帝汶警察列队之二

  表演结束后,大家来到旁边的餐厅用餐。正如大使之前告诉我的,虽然东帝汶国家很穷,但是招待客人却很大方,食品安排得相当丰富。这也体现了东帝汶人民热情好客的民族特性。

  按照日程安排,吃过饭后我们就要坐直升机返回帝力。但当时雨不但没有停,反倒越下越大。伴随着雨而来的是弥天大雾和电闪雷鸣。这样的天气,显然是无法飞行的。使节们只好呆在临时搭起的棚子下耐心地等候。虽然碰到不好的天气,大家的兴致还是很高,互相开着玩笑来活跃气氛,同时纷纷拿出相机来合影留念。雨水把棚子压得有些下垂了,这时候,使节们纷纷找来各种工具排水,有的拿来竹竿,有的举起凳子。一场体现国际间大团结的“自救”活动紧张而有序地进行着。

  下午三点多,雨势虽然渐小,但是天空能见度依然较低。联东团起初决定改用警车送各位使节返回帝力。就在大家坐在车里,准备要经历3个多小时颠簸时,联东团又改变主意,他们自己搭乘来时的运输机先走,其余人员等待澳大利亚国际安全部队派三架“黑鹰”直升机来接。使节们可自行决定是否留下来等。听到这个消息,大家虽已疲惫不堪,却都为能有机会体验一下乘坐战斗机而感到高兴。特别是菲律宾女大使和巴西女公使更是坚决要求留下来等着搭乘“黑鹰”直升机。

  到了下午5点,天色已渐渐暗下来了。我们坐车来到上午降落的那片草丛,在细雨中耐心等待直升机到来。半个小时后,从远处的天际隐约看到三个亮点在闪动,那正是等候多时的“黑鹰”战斗机。维和警察们连忙把车灯打开,以便直升机的驾驶员看清降落地点。

登机前留影 返回帝力留影

  随着声音越来越大,机身漆成墨绿色的三架战斗机离我们越来越近,最后朝着我们迎面飞来,在距离车队10米左右的地方稳稳降落。从机上跳下来几位身穿迷彩服、全副武装的澳军士兵,指挥我们按照事先分好的队伍登上不同的战斗机。我们还没来得及和地面的维和警察道别,就被连推带拽地固定到座位上。战斗机内舱比运输机要窄不少,两纵一横三排座位只能容纳10名左右的乘客。而且它们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更加的轻巧灵活,不用太多时间预热,很快就可以腾空而起。

  经过二十多分钟的低空飞行,直升机带我们回到了帝力机场。下了飞机,大家似乎还觉得不过瘾,纷纷拉着澳军士兵合影。离开机场时,天色已晚,华灯初上。行驶在返馆的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车流,我突然觉得帝力并没有那么偏僻而落后,反倒颇有些城市的味道了。真是“有比较才知有差距”啊!

  衷心祝愿在国际社会和东政府和人民的共同努力下,这块美丽而富饶的土地能远离冲突与动荡,永享和平与安宁!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