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沧桑几易手,帝汶咖啡香依旧
2011/08/30

  东帝汶产咖啡,但产量不高;东帝汶人喝咖啡,但全国没有一家像样的咖啡馆。

  因此,对于那些早已习惯城市的大街小巷氤氲咖啡醇香或爱搞点儿小资情调、渴望某天在街角的咖啡店邂逅浪漫的人们来说,东帝汶绝非理想的生活之所。

  日前去参观一个由新加坡华裔商人经营的名为“帝汶环球”的咖啡加工厂,短短50多公里车程却花去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崎岖坑洼的道路、失修的桥梁、倾颓的路标……满眼的破败景象。山涧或路边凌乱生长的咖啡树丛静侍左右,想到这些野生咖啡常年在大自然的狂风骤雨、飞沙走石中自生自灭,不禁心酸。一连好几个月的旱季,让孱弱的枝桠和叶片覆上了厚厚的尘土,反倒给这些咖啡平添了几分历史厚重感。

  东帝汶的咖啡种植史可以追溯到19世纪初,当时的葡萄牙殖民者为了在利润丰厚的咖啡贸易中攫取财富,将咖啡引入东帝汶,开始尝试种植并获得成功。到19世纪中叶,地区咖啡贸易大大繁荣,咖啡超越檀香木成为东第一大出口物资。随后,殖民者在利益驱使下,不断扩大种植规模,非法雇用或强迫当地百姓,尤其是居住在山区的当地人,在自家小片土地上种植咖啡,丰收后给予一定奖励。据史料记载,1911年至1912年间东发生抗税暴动,总督一怒之下命令每个家庭新种不少于600株咖啡,以示惩罚。

  1975年印尼入侵东帝汶,咖啡出口贸易被印尼垄断,Batara Indra公司成为当时唯一一家获印尼政府许可的咖啡出口商。印尼商人对咖啡轻质重量,吝于产业投入,忽视种植技术发展,一味追求通过贩卖大量低品质咖啡牟利,最终导致植株退化,产量剧减,由葡萄牙殖民统治末期的每年45000吨降至20世纪90年代中期的每年6000吨。直至1994 年,印尼政府迫于美国政府压力,允许美国国家商业合作协会参与东咖啡生产和销售。美在东建立了咖啡合作社,以更具竞争力的价格收购当地咖啡,于是咖啡种植户的积极性得到了提高,产量逐年增加。同时,合作社一改东传统的“干制”法加工咖啡(将咖啡树果实暴晒至外壳干燥脱落),采用“湿制”法加工新鲜采摘的咖啡果实(将咖啡树果实浸水至外壳剥落),从而更好地保留了咖啡豆幼细香滑的味道,东帝汶咖啡的优质口碑才渐渐得以恢复。

“好香!”

  路越是不好走,企盼的心情就越迫切。峰回路转,终于到达目的地。好客的主人端出自产的咖啡欢迎我们。深褐色的咖啡装在白色的杯子里,表面浮着一层细腻的泡沫,首先给人视觉上的美感。不加奶、少许糖,小酌一口,稍觉酸涩轻薄,再细细回味,则发觉口感轻柔浑圆中带着洁净,散发淡淡的果甘。这番感受恰恰契合了我们一路跋涉后的苦尽甘来。一杯饮尽,不仅唇齿留香亦倍感神清气爽,一路劳顿全抛到了九霄云外。

  加工厂地处东主要咖啡产区,背靠群山,海拔约600米,昼夜温差10度左右。工厂主要收购周边百姓种植和采摘的咖啡进行初级加工和少量烘焙,同时亦开辟了一块示范种植园,进行自主种植。种植园规模不大,但采用了较为先进的种植技术和管理方式,咖啡植株挺拔,咖啡颗粒密集饱满,单产量远高于当地水平。据主人介绍,作为东三大咖啡产商之一,他们出产的咖啡豆主要销往德国,少量供应东本地市场,东总统馈赠外国贵宾的国礼就是从这里诞生的咖啡豆。

密集饱满的咖啡果实 浸泡脱壳后的咖啡

  同行的同事们大都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咖啡的种植和加工过程,对一切甚是好奇。在主人的带领下,大家兴致勃勃地参观了咖啡示范种植区、浸泡池、晾晒场以及加工车间,观看了脱壳、发酵、晾晒、筛选、分类等一系列生产加工工序,了解了咖啡从结果到变成咖啡豆的全过程。当主人拿出百闻不如一见的 “猫屎咖啡”时,大家更是兴奋不已,争相与这最名贵但也最“不雅”的咖啡豆拍照留念。主人介绍,“猫屎咖啡”是麝香猫吃下咖啡果后经腹内发酵,后随排泄物排出体外的咖啡豆,因其经历特殊的发酵过程,口味独特且很难获得,因而成为全球公认的最昂贵的咖啡。去年上海世博会期间印尼馆展示的猫屎咖啡,约4盎司的一杯竟卖到了168美元!东农民在采摘咖啡过程中偶尔也能发现少量“猫屎咖啡”,但他们却不知其身价昂贵,往往当作普通咖啡卖给收购商。当被问及为何不自己留下享用时,一句简单的“Ami la haan teen!”(德顿语,意为“我们不吃屎!”)解释了所有原因。

晾晒场  加工车间

百闻不如一见的“猫屎咖啡” “猫屎咖啡”特写

  由此可见,东百姓对咖啡业的认识还很粗浅,他们尚未开展真正意义上的咖啡种植,更多地是在咖啡果实成熟的季节上山采摘。然而,恰恰由于种植和管理方式的原始、人为干扰因素极少,东帝汶咖啡反而成了绝佳的有机咖啡。1999年世界咖啡生产国协会(ACPC)公布,东是全世界最大有机咖啡产地。而今,东政府对外大加推崇的arábica和robusta原种咖啡的杂交品种,品质高、口味独特,已越来越多地受到咖啡爱好者和烘焙公司的青睐,美国著名咖啡饮品品牌星巴克就是东帝汶咖啡的忠实买家。目前,东年产咖啡12500吨,年出口量占其非石油出口总量的80%,是名副其实的第一大非石油出口物资。

厂商介绍生产情况  经初级加工后的咖啡豆

  结束参观返回,车绕行在盘旋的山道上,静谧的山间,阳光透过高低参差的树木照进车内,留下斑驳的树影,搅起淡淡的困意。驶近城市,人群渐渐熙攘起来,海风卷起波浪倔强地拍打着的礁石,透着隐隐的不甘,水中则时不时传来孩子们无忧无虑的欢笑。又是一个适合与咖啡共度的下午!倘若在临海的街道上支起一把遮阳伞,酌饮一杯浓香四溢的东帝汶咖啡,敞开微醺的心扉,看云卷云舒、白浪逐沙,感受自然的点滴繁华与凝滞,该有多么惬意!然而,眼前这个百废待兴的国度还来不及在这清新脱俗的天然美景中顾影自怜。成长的道路上,她,正摸索着艰难前行,而我们,则从心底,企盼曾经苦难的她至少能从那小小的咖啡豆中寻找到未来的光亮……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